您的位置:首页>QQ日志>微小说
QQ日志

全部 伤感日志情感日志搞笑日志心情日志微小说经典语录

其它分类:展开

明明知道彼此相爱却不能在一起,我们,是这样么?

来源:本站整理 分类:微小说 查看:98次 时间:2015-04-30 11:26:37

一.


早餐是一成不变的三明治和橙汁。苏白跟我隔着空荡荡的大理石长桌相对而坐,比起我的风卷残云,他像个绅士一样举止文雅,悠闲的浏览早报的经济版。


我的嘴巴塞得满满的,吐字不清地说,喂,要迟到了呢。


苏白抬头看看我,抖了抖手中的报纸,说,我今天没课。


他话音未落,我的瞳孔骤然放大。他上午没课,那意味着今天早晨他不会用每小时九十五公里的时速顺路送我去学校。


半分钟之后,在我抓起书包飞奔出去之前,苏白不慌不忙地抿了口橙汁,嘴角荡漾着诡异的坏笑,说,雪儿晚上来吃饭。如果你留下洗碗的话,我会觉得送你上学也不是那么痛苦。


我摆弄着手中的书包带,怔怔的,半天才缓过神来,说,不就是让我留在家吃饭么,至于弄的这么纠结。


苏白双手狠狠揉乱我的短发,英俊的脸上盛开了笑容,说,我就是喜欢看你这种手足无措的样子。


我在心里暗想,苏白你这个白痴,不但折磨的精神,还要折磨我的肉体。


他揽过我的肩膀向门外走去,以一种亲密温暖的姿态。蜷缩在他怀里的我亦步亦趋,觉得今天的天气像心情一样凄迷不明朗。


如果苏白喜欢我,为什么还要叫雪儿来吃饭。


如果苏白不喜欢我,为什么还要每天早晨开着白色的BMW送我上学。。


不知何时起,我喜欢他的目光落在我的眼底,我喜欢他牵着我的手宠溺的摇晃,我喜欢他拥着我的肩膀,手掌的热力直传我心。我甚至喜欢被他捉弄,喜欢他的指尖像龙卷风一样穿过我的碎发。


某个睡不着的夜里,我忽然明白,这所有的一切,都只能证明一件事。


我喜欢上苏白。


二.


也许这种喜欢开始于他把我拣回家的那个春天。


那个苍白的春日,我睁开眼睛,医院满目的白色,映着窗外的阳光,刺痛我的眼睛。


陌生而英俊的男孩子坐在我的床前,满眼歉疚的关切。他不停的跟我说话,问我名字,问我来历,问我住在哪里。


我不停摇头。


仿佛一个初生的婴儿,所有的记忆都遗落在前世。


后来,当医生说我脑部受到了强烈的震荡,可能永远无法想起过去的记忆的时候,我安静的扑到苏白怀里,无声的哭泣。


不知为什么,我竟然不恨他。这个开车撞掉我所有回忆的男孩子,莫名的让我觉得安稳,骨子里的漂泊无依,渐渐,烟消云散。


苏白带我回家。


宫殿一样华丽而空旷的房子,散发着奢靡而颓败的味道。他用大把的钞票,为我换来新的姓名和身份。


他从来不曾向我提及他的家人。每次当我问起,他就说颜颜你要听话,我以后会像疼爱妹妹一样疼爱你。


我们都是没有过去的人。我们一起重新开始。


这样的苏白,这样的我。


这样的我,爱上了这样的苏白。


很久之后我幡然醒悟。


那个苍白的春天,当我睁开眼睛看到他的那一刻,有些命运,已经无可逆转。


三.


第一次见到雪儿是在苏白的生日会上,我觉得人如其名这个词真不是盖的。


她的皮肤白皙透明的像深冬的雪,配着一双乌黑的眸子,好似落在凡间的精灵。苏白说她进汉大时分数最高,是聪慧与美貌并重的才女。当她像小鸟一样依偎在苏白身边的时候,我心灰意冷得好似秋天的霜叶。


在高三苦苦挣扎的日子忽然就失去了所有热情。曾经以为,只要考上汉大就可以每天跟苏白形影不离了,他也会不再把我当成稚气未脱的女高中生。可是现在,他身边的位置已经被人占了,希望渺茫的我,更加没有机会。


KTV里,我拿着麦一首一首的唱情歌,眼角瞥见苏白拥着雪儿开心的笑,嗓音不由得沙哑起来。那一首深情凝聚的《因为是女子》,唱得我自己满眼泪光。


苏白开始频繁的带雪儿回家吃饭。雪儿的厨艺很好,系围裙的样子就像名副其实的女主人。不像我,只会做一成不变的三明治和橙汁。渐渐的,对照着雪儿的聪明美貌贤良淑德,我开始厌倦自己的驽钝与平庸,每到雪儿来吃饭的时候就找借口躲出去。


不明所以的苏白,以为我只是到了该谈恋爱的年龄,不愿看到别人双双对对的样子。所以今天晚上,他有计划有预谋的带来伊远。


伊远是汉大数学系的,苏白的室友,与苏白一样长我两岁。一见到我,又是鞠躬又是握手又是自我介绍,好象是回到了古代。


我凑到苏白耳边小声的说,三年一个代沟,你要把我送出去也找个年轻点的呀。


苏白像拍小狗一样拍拍我的头,说,伊远这么英俊又是数学天才,多少女孩子做梦都会梦到呢,你还在这挑三拣四。


我撇撇嘴,叹口气,不再做声。是啊,苏白他又如何会懂,我不喜欢伊远不是因为他不够好,而是因为我喜欢的人早就已在我眼前。


四个人以打麻将的格局坐在大理石餐周围,怎么看都觉得怪怪的。我偷偷看向苏白的时候,他正望着雪儿的侧脸。我蓦的回头,正对上伊远深深的一双眼。


那顿饭我吃的异常的饱。因为我需要用低头扒饭这个经典动作来掩饰被看穿心事的手足无措。


旁观者清。在伊远的澄澈眼睛里,我知道我对苏白的爱慕已经尽收于他眼底。


伊远离开的时候已经不再如刚才见面时羞涩,而是落落大方的看着我的眼睛说,白小颜,你送送我吧。


我看了看苏白,又看了看雪儿,说,好。


繁华城市的夜景如天上的星光般璀璨,夜风里微凉的空气荡漾着袭来,栀子花的香味铺天盖地。伊远与我并肩走着,心照不宣的彼此沉默。当一颗明亮的流星滑过天际的时候,他忽然开口,他说白小颜,我们在一起吧。爱着只把你当妹妹的苏白,你会难过的。


我抬头看着伊远澄澈的眼睛,泪水铺天盖地。


他刺痛了我心底的伤。


四.


伊远骑着整个校园里最拉风的一辆赛车,风一样在我身边掠过,空气中留下一阵古龙水的清香。


好友金千雅轻声的数,一,二,三。


方才风一样掠过的伊远,又风一样的折回来。车轮与地面剧烈的摩擦声混合了风声,听起来有凛冽的味道。他如往常一样将车横在我面前,微低着头,说,白小颜,放学有空么?


我沉默的摇头。风从脑后吹来,头发如水草一样张扬在眼前。我抱紧了怀里的书,拉起微微大步向前,任身后那个身材颀长的美男子,独自落寞的的伫立在原地。


走到图书馆门前,两排梧桐树叶子落满地。金千雅停下脚步,狠推了我一把,说,白小颜你真是个白痴!伊远那样的男生你竟然不珍惜!拒绝他,是不是让你觉得特有成就感?你简直比虚荣的女人还虚荣!


我安静的微笑,看她恨铁不成钢的气急败坏。我知道,在任何人看来,拒绝伊远都是个明显的错误,何况是我相貌平平的白小颜。


不可否认,拒绝他确实可以让我得到某种虚荣。很多时候,这种撕裂的虚荣甚至可以减轻苏白带给我的痛楚。


电话铃声响,我接起,听见伊远的声音。他说,白小颜,你看你身后梧桐树的叶子都落尽了。我的希望也落尽了。


我,决定放弃了。


我握着电话四下张望,看见远出的伊远斜斜的坐在自行车后架上,身影单薄而萧索。


我放下电话,一种空洞的感觉汹涌而至。除了苏白之外对我最好的人,也在我苦涩的单恋面前仓皇离去了。我打电话给苏白,说,今天晚上你回家吃饭吧。别带着雪儿,我有话跟你说。


我看了看手机上显示的日期。2005年4月9日。去年的今天,我失去了记忆,却得到了与苏白相依为命的机会。一年过去了,很多事情都已经落地生根,我想一切都应该有个了结。


空旷的大理石桌上,我与苏白静静的坐着,我抓起橙汁喝了一口,说,苏白,我喜欢你。


苏白好象没听见一样,直直的望着我,脸上没有一丝波澜,他说颜颜别开玩笑了,愚人节都过去好几天了。


苏白站起来拿起外套转身就走。我跑过去自后抱住他,学着电视剧中女主角的样子,说,苏白你不要走。我有多认真,你是知道的。


苏白轻轻挣开我的手臂,一句话也没有说


王子骑着白马跑掉,把灰姑娘留在这里。


我忽然失去了所有力气,蜷缩在地上,眼泪自然的流淌,连哭喊的力气都没有。苏白,早知如此,一年前我不会跟你回家。


为何你收留了我的人,却放逐了我的心。


五.


苏白开始拒绝跟我说话。


同一屋檐下的我们,仿佛彼此不相干的路人,在一座房子里自顾自的忙碌,自顾自的孤单。


苏白一打一打的喝啤酒,他所有的不快乐都刺痛着我的心。


尽管我知道他的不快乐并不是因为我那天突兀的告白。


雪儿很久没有来了。千雅告诉我,她最近不只一次的看见伊远和雪儿手牵着手逛街。


那天晚上的星光黯淡,风凉凉的,天很阴。我坐到苏白身边,打开一罐啤酒一口喝掉半瓶。我说苏白,雪儿走了你可以追回来,不要这样折磨自己。这种颓废男的样子谁会喜欢呢?


苏白忽然把脸凑过来,用浑浊的目光近距离的望着我,他说,你知道吗?爱上不该爱的人,原来是这样痛苦的一件事。


我爱上你,却不能爱你,该怎么办?


说完他倒在桌子上,他醉了。


我想他是把我当成了雪儿,眼泪又流出来。苏白,雪儿真的能让你这样痛苦吗?就像你给我的痛苦一样那么深刻。


我打电话给伊远。约他在大学路的两排梧桐树下见面。


许久未见的伊远依旧英俊如昔,只是眉眼里有掩饰不住的疲惫和忧伤。


我走过去笨拙的拉他的手,说,“伊远,你不是喜欢我的么?为什么又去喜欢雪儿呢?”


伊远怔怔的看着我,说,“白小颜你就是这样,总是说出让人意外的话来,清冽单纯的就像天上的北极星。”


“我们在一起吧。你把雪儿还给苏白。”我看着地面,幽幽的说。


伊远一把抱着我。尖尖的下巴抵在我的额头上有些疼。


他说白小颜你真是个傻女孩。如果我把雪儿还给他,苏白就更不会喜欢你了呀。


白小颜你知道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你的吗?就在那天苏白的生日会上,你用清冽的声音专注的唱歌的时候,表情纯净的就像天上的北极星……


六.


那张承载着我与苏白365天喜怒哀乐的大理石桌前,伊远问苏白,说,其实,你是喜欢白小颜的吧。


苏白摇摇头,说,我不知道。


伊远走过去拎起他的领子,你伤害了两个深爱你的女孩子你知不知道!


苏白忽然虚弱起来,说,你以为我想这样吗?


僵持良久,他扔给伊远一本日记,瘫坐在地上,失去了争辩的力气。


那本厚厚的日记,记载了苏颜十七年来所有的不快乐。


苏白一字一顿的对伊远说,苏颜,就是白小颜。


她,是,我,妹,妹。


伊远怔怔地望着苏白,瞬间丧失所有理解能力。


那本日记点点滴滴记载了许多事,许多连白小颜自己都不知道的事。


苏白是苏家的养子,收养他之后,他的养父养母生下颜颜,苏白一直把苏颜当成亲妹妹看待。


可是后来,他们的父母死了,当苏颜知道他们死讯的时候,发疯一样冲出马路,被迎面而来的卡车撞到,失去了所有记忆。


苏白想让她忘记过去所有重新开始,于是隐瞒了她过去的身份。


伊远轻声的说,她迟早会追查她的父母。你应该让她知道真相。


苏白苦笑,说,我们的父母是毒枭,我们的仇人是警察,我们用的钱都是不干净的,这些话,你要我如何对她说?


七.


我想我始终无法忘记苏白。于是收拾好所有苏白送给我的东西,买了一张去济洲岛的机票。可是,即使离开,我仍然希望他幸福。


我发短信给雪儿,说,伊远是为了帮我才追你的。真正喜欢你的人是苏白。


飞机轰隆前行,多希望时间可如景色般倒退。


再打开手机的时候,我收到雪儿的短信。


她说,我跟伊远在一起是取暖,只是取暖。两个得不到爱的心重叠在一起,便可以不再那么孤单。


因为我知道苏白是喜欢你的。


不然,也不会在那么多个寂静的夜晚,偷偷地望向北极星。


八.


如果可以重新选择,那天,我不会翘课回家,也不会站在门外偷听到苏白与伊远所有的谈话。


过去的记忆潮水一样汹涌而来。


看着苏白熟悉的脸,我忽然明白为什么他会给我一种宿命的感觉。


苏白,你可知道,当白小颜还叫苏颜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暗恋她的哥哥。


转眼间,这么多年


本网站名称:kanqq个性网 所有图片和文字均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本站24时内作出处理!

Copyright © 2003-2017 河南九酷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豫ICP备05002812号

WWW.KANQQ.COM kanqq个性网

关于我们  广告合作  网站声明  网站帮助  网站地图